道是无情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道是无情出自唐代刘禹锡的《竹枝词》:“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情”,成为历代文学作品的题目。道是无情既是2002年由央视电影频道出品的电影片名,又是柯岩的短篇小说的名称,同时还是目前热播的46集电视连续剧的作品名称。
中文名
道是无情
导    演
王嘉宾 [1] 
上映时间
2002年
类    型
剧情

道是无情影片作品

编辑
电影剧照 电影剧照
基本信息
片名:道是无情
编剧:张国庆李晓平
导演:王嘉宾
主要演员:董勇侯天来、宋明静、周伟
语言:汉语、普通话
颜色:彩色
地区:大陆
类型:剧情
时间:2002年
出品:电影频道节目中心
剧情梗概
漆黑的雨夜,某市开发区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市交警支队事故处通过现场勘察和尸检报告得出结论,这是一起人为肇事案,并根据目击证人提供的线索和技术鉴定,确定肇事车是一辆白色凌志。事故处处长李尚林的妻子乔羽是交通台的节目主持人,为配合破案,她准备做一期节目,以唤起肇事者的良知,并呼吁大家提供线索。
李尚林在验收办公楼的过程中,对老板杜德明的白色凌志车产生怀疑,而该车司机乔非恰是妻子乔羽的弟弟,引起他的不安。李尚林命科长杨路借故将车借出,经过鉴定,确认此车正是肇事车辆。就在案件取得进展时,汽车修理厂经理刘长顺主动投案自首,似乎给案子划上了句号。
乔羽在死者遗留下来的录音机里听到了弟弟乔非和杜德明在肇事现场留下的声音,事实确凿,她恳求李尚林将声音抹去,放过弟弟乔非,但正义和良知最终战胜了亲情,李尚林毅然将证据上交领导。
案件真相大白,杜德明因与死者有债务关系而蓄意谋杀,后用钱收买刘长顺做替罪羊。然而杜德明再狡猾,也没有逃过警官们敏锐的目光。法律公正而严明,杜德明和乔非被带上了警车…… [1] 

道是无情短篇小说

编辑
《道是无情》
作者:柯岩
作品介绍
故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主人公仿佛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左邻右舍。没有惊悚离奇的超现实情节,没有怪异的梦魇谵妄为虚构手段,作家在平实素朴的叙述中,展现了一幅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社会生活图景。看啊,堕入犯罪团伙的女大学生徐如风(《道是无情》),因婚姻失败一度轻生的返城女知青黄小艾(《高压氧仓》),身患癌症勇敢面对死神的软件工程师皎皎(《面对死神》),还有颇具“成就感”,繁忙穿梭于中美两地的大佬情人碧姬(《成就感》)……一个个青春靓丽、栩栩如生的人物带着都市女青年特有的心灵气韵与几声叹息,款款地或踟蹰地向我们走来,她们或哭或笑,或迷茫或清醒,都是那么地让我们放心不下……
女作家柯岩带着我们近距离观察了四个都市女青年成长的轨迹,同时也完成了对生活中隐蔽的具有传染性的“社会病毒”的近距离观察。正如作家所言:“世界上从来没有纯而又纯的生活”,就在你心灵困惑的一刹那,就在你犹豫徘徊的一瞬间,以多种变形潜伏在你的周围,不断改变信息的“社会病毒”,便会伺机而动,一旦你丧失警惕,染上或被复制或遭遇病毒变种,它的破坏力度速度之快令人难以预防甚至防不胜防!
柯岩的文学作品一如既往地关注着现实生活的巨变,《道是无情》这部中短篇小说集里收入的无不直面物质主义、道德裂变等突出问题,并且对青年一代在成长中的精神困惑给予了深切的关注,深刻剖析了“社会病毒”存在、蔓延的深层原因。
《道是无情》《高压氧仓》《面对死神》《成就感》从不同角度描述了中国当代社会复杂多变的生存景观和青年人的精神状况。柯岩创作中张扬的现实主义,使她获得了源源不断的艺术活力。她的中篇小说创作体现了关注现实、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和思想探索的特征。
现实主义作家靠写实挖掘人生的真意,其作品中人的生存与生活是实在的、可以感知的。中短篇小说集《道是无情》,写的是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的女青年在社会转型期、生存环境巨变下的人生遭遇和内心体验。柯岩一直是一位关注现实、关注青年的作家,她以自己独特而敏锐的感觉,准确地描摹出小说主人公们瞬息万变的心理图像。
在人物方面的塑造,应该说徐如风留给人的印象最深刻。徐如风有学问,有教养,衣着打扮典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她给自己设计的“形象公式”是:娇好的容貌+深邃的思想+丰富的阅历+优厚的物质条件=独特的自己。因堕入经济犯罪团伙而锒铛入狱时,她还在执迷不悟地想:“自己,一个自由的像风一样的人,既不是国家干部,又不是公职人员,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有卖淫……是的,和海关的杨同居,可这不是当今时髦的事儿,是潮流吗!碍着谁了,管得着吗?当然她心里明白,自己确实犯了事儿,和海关的杨合伙儿弄了钱。可这会儿真正暴富起来的有几个不走歪门邪道?”
小说一开始就以如此细微的心理刻画,把一个走上犯罪道路的自以为是的高智商的知识女性落入法网后,逃避自己违法犯罪的一种本能的掩饰,自己给自己打气的心态描摹得入木三分。
通过大量的心理描写,徐如风的形象极其富有立体感,富于真实性。她的狡辩,她的孤芳自赏,她的虚荣,她的堕落,她的悔恨……在作品细腻的心理刻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无疑,作品真实的人物刻画,一方面使人物形象更加厚实、更加丰满,同时推动了小说情节的发展,深化了作品的主题。
柯岩对商业大潮下的人格渐变始终持高度警觉,悉心洞察着拜金主义思潮对人性的践踏与扭曲——为什么勤奋好学的徐如风上了大学,成为知识分子以后反而会从“天之骄子”变为阶下囚?“社会病毒”又是怎么一点一点控制了她的思维世界?
在小说集中,作家着力于都市女青年被“社会病毒”感染的近距离勾勒和表现,将文本的张力与深度大大扩大和加深。徐如风也好,碧姬也罢,以及黄小艾和皎皎,他们成长于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巨变的转型期——新体制与旧体制发生冲突,新理念与老传统猛烈碰撞,多元价值观与主流价值观既针锋相对又相生相伴。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信息时代里,以似是而非的新理念为伪装的“社会病毒”最具诱惑力和杀伤力,它们简直就像计算机病毒一样,无孔不入,无所不在。当一个新的杀毒软件刚刚上世,与此同时一个新的病毒变种又诞生了。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道是无情》里,青年学子徐如风曾不顾一切地追逐“潮流”——“性解放”她尝试过,“金钱梦”她天天在做,对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从不以为然到不屑一顾。于是,当遇到“海关的杨”对她在物质方面的慷慨大度,在物欲的温柔乡里她最终沉溺不返,掉进经济犯罪团伙设下的陷阱而不能自拔。在《高压氧仓》中,主人公黄小艾懵懵懂懂地被社会上流行的“潮流”裹挟着,对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世俗理论”、“时髦观点”,她缺少辨别能力,最终尝到的竟是被极端自私的丈夫背叛的苦果。《成就感》中的大佬情人碧姬是一个被“社会病毒”深度感染的典型, 她可悲之处在于始终没明白自己正是“性解放”这个“新潮流”的牺牲品。而《面对死神》中的软件工程师皎皎是一个拥有真正新观念的正面典型。身患胰腺癌的她,癌细胞已扩散到股骨。一次次面对死神的威胁,她也曾“不言不语就吞了一大瓶子安眠药”,但在一同练习气功的众多癌症病友的帮助下、鼓励下,最终她选择了坚强。她以博大的胸怀告别了即将走向婚姻殿堂的前男友,并勇敢地挑战世俗,在一同抗癌的癌症病友中重新找到了新的生活伴侣。令人欣慰的是,皎皎不仅活的有质量、有意义,而且家庭美满,生活幸福。
良知与正义的丢失,无疑是可怕的。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人们良知与正义的丢失呢?正是在“拜金主义”、“性解放”这种“社会病毒”的腐蚀下,女白领、女高知、女大学生……的心路历程悄悄地发生了变异,丢失了良知与正义的判断,而不知不觉地被病毒的恶意程序控制了自己的人生轨道。
柯岩深刻解剖了“社会病毒”的欺骗性,潜伏性,攻击性,传染性即独特的复制能力。小说中女白领、女高知、女大学生曾经的困惑迷茫和误入歧途的经历无一不印证了当下社会价值观混乱的现状,若不及时根除“社会病毒”……我们生活的世界就会变成一个又大又隐蔽的垃圾场,“社会病毒”便会在社会上肆无忌惮地蔓延传播,污染社会生态,贻害一代又一代青年人,后患无穷,后果不堪设想……
在中短篇小说集《道是无情》里,作家留给我们颇多凝重的理性思考,所以特别能唤起青年读者的共鸣。
面对败坏社会风气、污染精神领域的“社会病毒”,作家柯岩用小说搭建了一个与“社会病毒”斗智斗勇的世界。无论在哪一个中篇里,她都把涉世不深的女白领、女高知、女大学生当作自己的儿女,一心一意地为她们的成长作歌。为她们的头脑简单而忧虑,为她们看不清隐蔽的威胁而着急,为她们误入歧途而扼腕。她语重心长,叮咛再三,不仅告诫年轻的人们不要丧失警惕,远离各类精神领域“社会病毒”的污染源,而且让他们学会与“社会病毒”作斗争。因此,无论是误入歧途的徐如风,还是一度轻生的黄小艾,在由糊涂变为清醒,由脆弱变为坚韧的成长中,每个不甘沉沦的生命也有着别样的生动。
在中短篇小说集《道是无情》里,作家直面现实中存在的“阴暗”、“丑陋”、“狰狞”、“卑劣”的事实,如同在信息时代里层出不穷的计算机病毒一样,“社会病毒”也是人为故意“编写”的。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伴随着思想的大解放,各种社会思潮此起彼伏,泥沙俱下,其间夹杂着鼓吹极端个人主义、极端自由主义的奇谈怪论。尤其是对青年人如何成才,如何实现自己的理想、体现自己的价值,更是众说纷纭,歧见迭出。
正如在上个世纪末,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经指出的:“改革开放十年来最大的失误是教育失误”,小平同志所说的失误,主要就是讲在公民道德素质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因此,针对精神传播、教育文化领域里放任“他人是地狱”、“不管他人死活,个人至上”、“性自由”、“性解放”等“新思潮”泛滥的现实,针对一味倡导脱离祖国需要、自我设计的文化精英,始终以弘扬正气、正义、正道为己任的作家柯岩自然是无法不问是非的。她将自己对社会生活深刻变化的洞察和对青年一代成长的思考以文学的形式表达出来,体现了一位作家的良知和责任,定会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电影作品 电影 文学作品 小说 书籍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