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曼卿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刘曼卿(1906—1942),出生于拉萨,毕业于北京国立师范学校,通晓藏语、英语等多种语言。1929年任国民政府文官处一等书记官,同年7月经自荐后,受命出使西藏。1930年3月和5月两次与十三世达赖喇嘛见面交谈。同年8月返回南京,参与成立中国边疆学会。1931年完成《康藏轺征》一书,并在南京参与成立康藏旅京同乡康日救国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1938年在重庆成立西康民众慰劳前线将士代表团,出任团长。1939年率中央慰问团一行赴西藏宣传抗战工作。1940年撰写《西藏纪行》。1942年9月因病逝世,终年36岁。 [1-2] 
中文名
刘曼卿
国    籍
中华民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拉萨
出生日期
1906年
逝世日期
1942年
职    业
清驻藏大臣秘书、九世班禅秘书
信    仰
伊斯兰
主要成就
促进汉藏团结
代表作品
《康藏轺征》

刘曼卿人物生平

编辑
刘曼卿的母亲是藏族人,父亲刘华轩是汉族 [2]  人,先后担任清王朝驻藏大臣秘书和九世班禅秘书。刘曼卿的童年是在拉萨和印度度过的。其先人“原为汉籍,清中叶随某使者入藏,遂家拉萨。” 她的父亲刘荣光(又名刘华轩)担任藏汉语之间的翻译,“曾为进贡大臣秘书,往返北京拉萨间数次”,后任职于成都的班禅办事处。她的母亲是四川康定的藏族,是汉族 [2]  与藏族通婚的后裔,刘曼卿“笃信天方教真理” ,她家是拉萨大清真寺寺坊的教民。1915年她随父母迁居印度大吉岭,她12岁时(约1918年)随父母回国,“侨寓北京,改服汉装,就市立第一小学肄业,天资聪颖,半载已通汉语”。上了三年小学后,她升入北通州女子师范学校就读,师范学校毕业后,她又到道济医院学护士,“盖以卫生教育为西藏所急需也。”由此可见,她早已心系西藏,树立了自己的志向。 [3]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很快影响到拉萨,清王朝驻藏陆军随即发生内讧,刘曼卿家的房屋不幸被焚,一家老小只得迁居印度,靠经营饮食维生。1918年,12岁的刘曼卿随家人从印度迁回祖国,定居北京。父亲生怕耽误了她的学业,赶快送她到市立第一小学读书。然而这时的刘曼卿只会讲藏语,听课发生困难,父亲非常着急,便一句一句地教她学汉语。不到一年,聪颖的刘曼卿就过了汉语关。
小学毕业后,刘曼卿以优异成绩考人通县女子师范学校。她品学兼优,深受五四运动催生的各种新思潮影响。19岁那年,还在师范读书时,父亲就催她结了婚。然而,婚后她并不觉得幸福,夫妻间经常发生争吵。为了逃避不幸的婚姻,她终日住在学校埋头读书。
师范毕业后,刘曼卿进入道济医院当了一名护士。很多同学对她的职业选择很不理解,纷纷问她为何不去当教师?刘曼卿说:“我现在选择当护士,正如同自己当年选择师范学校一样,目的都是为了将来回到西藏,为藏族同胞服务。”
民国十七年(1928年),蒙藏委员会成立,刘曼卿“以女士谙藏语,延聘入京”。是年冬,十三世达赖喇嘛为了加强西藏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联系,派专人到五台山为掌管藏传佛教寺院的堪布罗桑巴桑喇嘛送信。十三世达赖在信中说,从民国初年至今,我已看透英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决定跟他们分道扬镰,向中央政府靠拢。自从我1919年同意中央政府派“甘肃代表团”入藏以来,曾先后派出许多人到内地的藏传佛教寺院任职,主要目的还是要加强同内地的联系,并通过此举加强与中央政府的沟通。无论何时,西藏都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基于以上原因,特派你为全权代表,前往南京晋见国民政府各方要员。
但让堪布罗桑巴桑喇嘛犯难的是,自己说一口藏语,与南京官方无法进行语言上的沟通。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向他推荐正在北京道济医院当护士刘曼卿。他们很快见了面。面前的这位年轻女子文静而典雅,讲汉语肯定没问题,但不知她会不会讲藏语,堪布有点犯疑。当刘曼卿开口用流畅的藏语对话时,罗桑巴桑喇嘛高兴极了,当即决定聘请刘曼卿为翻译,邀其一同前往南京。
刘曼卿一直对西藏怀有深深的感情,她认为,能替西藏全权代表当翻译,为民族大团结效力,十分荣耀,也是自己的责任,便欣然接受了邀请。他们从五台山来到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受到热烈欢迎。这是自1911年辛亥革命以来,西藏地方政府中央政府最成功的一次晋见。由于刘曼卿举止文雅,谈吐自然,翻译准确,使整个会见得以在十分友好融洽的气氛中进行,双方都感到非常满意。刘曼卿为这次晋见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

刘曼卿出使西藏

编辑
南京之行,使刘曼卿备受国民政府高级官员的注意,他们为刘曼卿一口对答如流的藏语所折服,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藏语翻译人才,于是在晋见结束后有意挽留她,让她在国民政府行政院文官处做了一等书记官。
在文官处工作,刘曼卿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更好地为西藏同胞服务。她十分注意收集有关西藏的情况,时时关心西藏的发展。她希望汉藏两个民族世世代代和睦相处,共同将国、家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
但是,当时中国正处在军阀混战之中,加之交通和地理位置的原因,刘曼卿根本无法准确地得到西藏方面的信息,国民政府也无力顾及西藏方面的事务。通过对当时西藏情况的研究和分析,刘曼卿认为“康、藏为中国五族之一,土地之大,物产之富,向为列强所垂涎,盖因国事糜定,无暇注意边防,致使英帝国主义乘机侵略”,同时国民政府对西藏情况“未闻有何种之具体计划……究其原因,只因政府无从明了康、藏现状。盖两地隔膜既久,因为种种关系不许内地汉人入藏。”
面对如此令人担忧的现实,如何加强内地与西藏的联系,如何加强西藏的建设和发展,如何使汉藏民族之间更加团结,成了刘曼卿日夜思考的重要问题。
然而,谁能代表中央政府去完成出使西藏的艰巨任务呢?刘曼卿想来想去,她觉得自己是最合适去西藏的人选。谁让自己出生在一个回藏和亲的家庭?谁让自己精通汉藏两个民族的语言?终于,她作出最后的决择:出使西藏!她写好要求前往康藏地区的申请,然后将了解到的情况汇集成册,送国民政府参考。
刘曼卿的入藏申请很快得到国民政府批准。1929年7月15日,是刘曼卿整装待发之日。母亲将女儿紧紧搂在怀里,一遍又一遍诉说自己熟悉的西藏,析祷佛主保佑女儿一路平安。23岁的刘曼卿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挥泪告别母亲和送行的人们,满怀信心地踏上去西藏的征程。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跋涉,刘曼卿一行到达四川康定。这里是藏区,到处都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风景。驻守在这里的一位国民党军队旅长听说刘曼卿想尽快前往西藏,便好意劝慰她:“特使大人,此去一路上盗匪强悍,他们大都手中有枪。我如果派卫兵少了,则沿途毫无用处;如果派大队伍护送你,则一路上开销太大,谁来负担这笔开支呢?”刘曼卿全然不为所动,把希望寄托在藏民和喇嘛身上。当地的民团知道此事后,主动来找刘曼卿,表示将安全护送她进藏。于是,到达康定的第二天,刘曼卿就继续踏上征程。
此时虽是阳历八月,但西藏高原已是白雪皑皑。一天傍晚,刘曼卿一行刚翻过一座雪山便遇上了盗匪。民团卫队正想反抗还击,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队长已被击倒。他们怕枪战中误伤刘曼卿,只好乖乖地举手投降。“哈哈,还有一个女的!”盗匪抢了所有的东西之后,又用枪逼着刘曼卿。大家都替她捏着一把汗。可是刘曼卿非常沉着,面对盗匪的枪口,她不慌不忙地从身上拿出一张盖有国民政府大印的纸来,厉声喝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国民政府的委任状。我就是被国民政府委派赴西藏的全权特使,你们如此对待我,国民政府知首后会轻易放过你们吗?”一听这话,盗匪们害怕了,立刻下跪求饶:“请求特使大人不见小人过。”随后不仅还了所抢的全部东西,还心甘情愿地把他们护送了一程。
又一天,刘曼卿一行爬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大雪山。突然山上卷起一阵狂风,她被狂风一下子卷进一个大雪坑,怎么爬也爬不出来。随行人员找来一根长绳系在她的腰上,大家用力地把她拉了出来。但是,刘曼卿的腰却因在雪坑里挣扎而扭伤,无法走动。大家只好连拉带推把她送到雪山顶。这时的刘曼卿,腿和腰都痛得不能动,怎么下山?一位随行人员只好把身上的羊皮大衣脱下来垫在雪地上,用绳子紧紧系住四个角,让刘曼卿坐在上面,一人在前面拉,一人在后面牵,顺着山势一点一点地向下面滑。然而,快到山下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前面的绳子突然脱落,只见刘曼卿飞快地朝悬崖滑去。“完了!完了!”人们惊呼着追上去,发现她竟被悬崖上的一棵树挂住。最后,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救上来。
1930年3月28日,春天迈着缓漫的脚步来到雪域高原。刘曼卿历尽千辛万苦在这一天抵达拉萨。雪山下,无数的藏民热烈欢迎这位大难不死的女特使,他们用双手将洁白的哈达高举过头顶,献给这位不辞辛劳入藏的汉族使者。
十三世达赖喇嘛热情地将刘曼卿迎进布达拉宫。刘曼卿让随行人员取出一幅孙中山的巨幅遗像,双手捧送到达赖面前。达赖仔细端祥,感激地说:“孙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啊!生前他十分关心我们西藏,我们西藏也永远和祖国紧紧相依。”刘曼卿以一口流利的藏语回答盛情接待她的达赖喇嘛:“感谢活佛的一片诚意。西藏永远是我们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祖国永远与西藏心连着心。我们共同生活在中国这个大家庭里。我们都是兄弟姐妹,谁也离不开谁呀!”

刘曼卿破例抚顶

编辑
1929年,她以半官方身份持蒋介石书信出使西藏,时年仅二十三岁。1930年2月1日,刘曼卿一行历尽艰难抵达拉萨,她先后两次得到达赖喇嘛的接见,“成功地消除了达赖喇嘛对国民党政府的某些怀疑”。1930年8月7日顺利完成使命回到南京。1931年国民政府特发给她褒奖状: 国民政府以刘曼卿前经本府文官处委令前赴西藏调查,往复一年,驱驰万里,克宣党国怀来之义,无愧轺车专对之才用,特给予褒状,以示奖励。此状。
主席:蒋中正 中华民国二十年□月五日
接着,她西行的传奇故事成了南京街头男女老幼口口相传的谈资。   在出使西藏期间,刘曼卿一次又一次地跪在这块生她养她的土地上,向着远方的雪山磕头致谢,向藏族同胞感恩祝福。她利用自己通晓藏语的有利条件,积极与西藏地方官员及上层人士广泛接触,听取他们对国民政府的意见和要求,为加强汉、藏民族团结四处奔波。
十三世达赖喇嘛为这位女特使的真诚所感动,当他得知女特使出生在拉萨,在拉萨度过美好童年时,更是高兴万分:“咱们都是雪域高原的儿女!”达赖喇嘛破例为这位女持使摸顶降福。
刘曼卿向十三世达赖喇嘛传达了中央政府对他的问候和对西藏的关心,介绍了祖国内地的情况和自己这次来藏的使命。最后,达赖表示将尽快派代表去南京,希望中央政府能给西藏提供一些纺织品和制革的机器,能派一些技术工匠。接着,又亲笔给中央政府写了一封信,托刘曼卿带回。
1930年7月25日,刘曼卿带着西藏地方政府和西藏人民对中央政府的信赖与敬意,从拉萨返回上海。8月7日回到南京。她向行政院文官处汇报了西藏之行的情况,呈送了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信函和礼物。接着应邀在国务会议上作了出使西藏的情况汇报。至此,她圆满完成了出使西藏的任务。人们惊叹,国民政府里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传奇女官员,真是了不起!
之后,刘曼卿继续致力于祖国边疆建设,与人一同发起成立“中国边疆学会”。可惜的是,这位多才的女官员英年早逝——1942年刘曼卿因病与世长辞,年仅36岁。留下的是女特使进藏联谊的传说和1938年出版的《康藏轺征》与当代童话般的梦呓对白。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